兽心沸腾

提到棰岛,们都会想起位于大连的那个棰岛,可是孤儿汤小龙住的那个棰岛,并不是大连的那个棰岛。因为它们之间还差了一个字呢汤小龙居住生活的那个棰岛,前边还加了一个“大”字,“大棰岛”,位于黄海与渤海之间的一个群岛之中,距离陆地有那幺几十海里……大槌岛的得名,不是因为它的自然景观中,有什么东西像农家洗衣服的槌,也不是那里盛产方言“槌”的生参,并因而得名,而是……呵呵……怎么说呢,而是因为,这里出生的,裆下都有一根超出一般的大槌大概最小的,也比陆地,最大的要大一号吧……从古至今,一代一代,总是令各女啧啧称奇。甚至就有那好事的女,特地来到大槌岛,以相许,来亲体验,到底这里的槌,比陆地的槌大多少,火力有多……传说,武则天的四个宠中,至少有三个,祖先都来自大棰岛,不然的话,如何能有驴子一般的槌,来满足武则天那空前绝后的*呢这些都无从考究,都是民间传说,信不信由你。

更有甚者,传说世间所有物比较硕大的,祖先似乎都来自这个大槌岛这个就更无从考证了,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为好。

不过呢,出生在大棰岛的汤小龙,裆下着实有根儿与众不同的大槌,十一二岁的时候,就已经超出了年的长度和粗细。等到他十六七岁的时候,已经像所有大棰岛的一样,裆下果然像丝瓜藤结出的一根硕大丝瓜一样,一根硕大无朋的大槌,时常影响他行走和跑跳。

沒办法,他的养父,也就是他的小姨,按照大棰岛的习俗,就给他做了一个特制的,将裆下做的异常宽松,而且还加装了一个套子,目的是,一旦有梆硬的时候,不至于从裆里,洩露出来,让他无地自容。

话说汤小龙的世有些离奇,一出生,亲就故去了。

传说当年,汤小龙的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有一天,赶海的时候,突然想撒尿!可是附近总有那些平时就目光的的影,沒办法,为了不让那些隐的狼看到自己的些许光,汤小龙的娘,就独自一,来到一个海边的山里解手……那个海边的山有些神奇,退的时候,就显露出来,满的时候,就被淹沒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汤小龙的娘进到里,有些害怕,因为这里突然变得异常冰冷,度比外边,能骤降十几度。尽管这样,由于已经憋不住了,汤小龙的娘,还是决定,一定要撒这泡大尿。

可是刚刚解开子蹲下,尿还沒撒出来呢,突然觉得裆下使劲一疼,赶紧低一看,天哪,竟然有一条小小的花蛇,钻进了自己的下!!!

她也顾不得害怕了,赶紧使劲往外拔,可是怎么也拔不出来……越拔那条小花蛇就钻得越深……眼看着那条小小的花蛇,全部钻了进去,竟然把汤小龙的娘,给吓得晕死在了那个山里……等汤小龙的娘醒过来,发现已经在自己家里了,是同伴趁着海还沒有淹沒那个,将她找到,并且将她给背回了家里……关于那条小花蛇进到自己下的事儿,汤小龙的娘,无论如何也沒告诉任何就连自己的父,也都只字未提。

可是沒过几个月,自己竟然一直不来红,而且还出现了妊娠应!天哪我是个黄花大闺女,怎么会天哪,难道是那条小小的花蛇……汤小龙的娘,还是守如瓶,谁都沒有告诉,只是默默地忍受着妊娠的痛苦,尽可能地避免被別发现……好在那是秋冬,沒能注意到她已经显怀了,偶尔有谁看到了她的体变化了,她也只说是自己贪吃,胖了……等到临产的时候,汤小龙的娘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家里生呀,那样的话,让谁都难以接受啊,可是到哪里去生呢?

想来想去,脑袋都快想爆炸了,也沒想出个合适的地方。临秋末了,还是想到了一个地方,就是当时那个小小花蛇,钻到自己下的那个海边山,就去那里吧那里迹罕至,生了也沒谁发现,生完了,就把这个小孽种往那里一放,然后就像什么都沒发生!

就这样,汤小龙的娘,坚忍着阵痛,独自一个,披着一件军大衣,就钻到了山里……第02章 妖孽之后进了山,汤小龙的娘就噗通跪下,然后双手合十,对着山深,祷告说:“蛇仙呀,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您的吧我是在这里怀的,就来这里生下他,然后您就带走他吧……”

一阵空前的剧痛,哗啦一声,所谓的蛇仙之后汤小龙就被生到了这个世界……孩子是生下来了,也哭出了生,看去,是个很正常,很健康的孩子呀!

可是产后不久,汤小龙的娘,却因为产后大出,奄奄一息地看着一个健康的儿子出生了,竟然微笑着,渐渐魂飞魄散……等到家找到汤小龙的娘的时候,已经死透了,却发现,怀里抱着一个还沒有剪断脐带的婴儿,竟然还活着……这算一个丑闻,黄花大姑娘生出了一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!

不过汤小龙的外公倒是很聪明,发现那个山里,很多晶亮的眼睛在看着自己那不是和其他动物的眼睛,那是来自中许多蛇类的目光……于是,汤小龙的外公,就对整个岛子的说有蛇仙给他託梦,说自己家里的姑娘属蛇有仙,就暗中娶了她,还怀蛇仙的后……于是,在外公的坚持下,给这个孩子,起了一个名字,汤小龙……汤小龙先是被外公外婆收养,后来小姨结婚了,又认小姨小姨夫为干亲,并由他们来抚养……开始的时候,岛子的也都议论纷纷,都说汤家是为了掩盖丑闻,才编造出一个关于蛇仙託梦的美丽传说,其实呢,指不定家里的闺女是跟了什么生下的孽种呢……好在当时的汤小龙太小,听了这些流言蜚语,也都不懂是虾米意思,只是在幼小的心灵中,感觉到,別总是另眼看待他,似乎他不是正常的孩子,是个另类,或者直接说,是个冷孽……世就有那是非好者,不但他们自己愿意搬弄是非,还要把是非传授给自己的孩子,让他们在接触汤小龙的时候,好肆意地伤害他。

七岁半的那年秋,汤小龙学的第一天,同班的几个坏小子,早就从父的议论中,得知汤小龙的个来歷不明之物,都知道他是打着蛇仙的名义,来到这个世界的,就都想欺负他一下。

于是,那几个坏小子,就从地里抓到一条小花蛇,悄悄地放进了汤小龙的书桌里,就等着什么时候,汤小龙一下子触到那条小花蛇,吓得嗷嗷一,他们或许也就开心了你不是蛇仙的孩子嘛,为什么还怕蛇呢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效果。

不过令这几个坏小子沒想到的是,第一节课,汤小龙沒有动静;第二节课,还是沒有大喊大;到课间操的时候,他们几个还到汤小龙的书桌里确认了一下,那条小花蛇,还乖乖地猫在汤小龙的书桌里,沒出来呢……等到中午放学了,还是一点应也沒有……这就令几个坏小子有些失望。

“是不是蛇太小小了呀,我家屋檐,有一条黑兀子(一种无毒蛇),有一套多长,要不咱们把那条大蛇给抓来,放他书桌里,看看能不能吓到他吧……”

几个坏小子,真就去到那个屋檐下,把那条一米多长的黑兀子大蛇,给抓到,然后,又放进了汤小龙的书桌里这会估计要吓他个半死吧!

可是,跟一天一样,等到放学了,还是沒见那条蛇吓到汤小龙,好像他根本就沒把那条蛇放在眼里,或者手触到了,也沒什么应难道他真是蛇仙的孩子?

几个坏小子的恶作剧就要升级了,他们干脆到市场,买来一条剧毒的蝮蛇,心里一定在想你不是蛇仙的孩子嘛,看看被毒蛇给咬一,会不会中毒,会不会大哭大呢!

可是奇怪了,那条剧毒的蝮蛇,到了汤小龙的书桌里,就像突然被驯化了一样,一动也不动,根本就不来打扰一心听老师讲课的汤小龙。

几个坏小子有点恼羞怒了,干脆,放学后,把那条剧毒蝮蛇从汤小龙的书桌里取出来,在回家的路,直接堵住他,其中两个按住他,另一个,就趁机将那条剧毒毒蛇,从汤小龙的脖颈子给直接顺到了他的衣服里……一子冰凉的感觉,让汤小龙顿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……但出乎那几个坏小子预料的是,汤小龙却一声也沒吭,顺手就从衣服领子里,将那条剧毒蝮蛇给拽了出来,拿在手里,边看边说:

“是你们给我的物吗?”第03章 突如井喷

那几个坏小子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觉得太不可思议了,竟然唿啦一下子,就都撒丫子跑掉了……这件事一直被传扬到了汤小龙中,尽管沒有谁敢欺负他了,但由于那几个坏小子,加他们的家长的渲染,汤小龙在同学们的心目中,竟然了一个冷动物,彷彿他真是蛇仙的孩子,谁都不敢接近他了。

倒是有些胆子大的生女生,出于好奇,趁着汤小龙不注意,就来接触一下他的皮肤,看看是不是冰冰凉的,以此来证明一下,汤小龙到底是不是个冷动物,到底是不是蛇仙的孩子……说也奇怪,每次有这样好奇接触的时候,竟然都是对方的体,要比汤小龙的体还低。可能是因为,他们在接触汤小龙之前,就都被吓得手脚冰凉了吧……等到到了中,环境更加恶劣,不但同学们看他是个异类,就连老师,尤其是他的女班主任苏丽华,竟然也对汤小龙百般刁难,但凡他跟同学又什么矛盾,都要把责任,归咎到他的,用各种各样的办法,来惩罚他。

似乎这样做,就能博得广大同学的拥戴一样,更加让她变本加厉……汤小龙或许知道自己无父无,加世扑朔离,凡事也就总是逆来顺受,从来都不抗同学们,和班主任对他的歧视和虐待。总是低顺目地认真学习,不想招惹任何是非。

可是他越是这样,似乎就越是让一些同学觉得来,觉得他不抗,不针锋相对,这样让別看了,好像就有点欺负的感觉他们总是想,先让汤小龙能怒火中烧,然后跟他们火并,回打他一顿,女班主任苏丽华肯定还会再理他可是他总是不不火,从来都不想跟谁正面冲突……就这样煎熬到三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事,才打破了这样的局面,让本来可以平静的中生活,变得跌宕起伏,迴肠……这件事,应该从汤小龙的女班主任苏丽华说起。

这个女班主任苏丽华,三十岁出,虽然长得周正标緻,但一脸的蛮横质,却显得那幺刁艳无。

也不知道她动用了什么手段,才从那幺多竞争烈的岗位中,获得了这个重点中学重点班的班主任。一旦中考绩突出,比如全班有三分之二的学生考进公费缐,那幺,光是奖金就有好几万!

所以,在一般的眼中,女班主任苏丽华的严厉,是因为那个升学指标给压的,她不那幺严厉,班的同学大概就不会那幺拼命卖力学习,而达不到三分之二的同学公费缐考进重点高中,她的那几万块的奖金也就付诸东流了……可是,不为知的是,这个苏丽华女班主任,实际是个*旺盛的女。

二十几岁结婚的时候,还沒完全显露出来,等到二十八九的时候,就突然如井喷一样,不可遏制了。每天晚,她不弄她个三回五回,每回不坚持个把小时,她是绝对不会满足的。

而且最让苏丽华的想不到的是,自己的老婆竟然突然变得异常风*起来,不但声肆无忌惮,就连白天走路的姿势,也一步三摇,那夸张扭摆的部,任何雄动物看见了,都会判定为发的信号……开始的时候,她还瘦驴拉硬屎,硬挺着,每天里,大干快地将自己的那点公粮悉数都缴老婆的库。还暗中吃些补,喝些补酒,弄些可以壮的偏方来勉强支撑,尽可能满足苏丽华的*。

可是并不是一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井啊,而苏丽华却是一只永无满足的无底!她心知肚明一个道理,如再这样下去,非把他给弄到精盡亡了,苏丽华不会绕过他的……于是,单位有个到遥远的外地住寨的机会,他就假说单位领导逼迫自己,必去前去,不然的话,将来的提干陞迁,就沒有指望了,兴许还要下岗待业等等……就这样,苏丽华的,想了个堂而皇之的办法,逃之夭夭,金蝉脱壳了。只是留下苏丽华下那个吸食万物都沒够的黑,空空如也,好生寂寥难耐,几天的工夫,刁艳的脸,就起了很多青痘,那种火中烧的样子,明眼一眼就能看得出来……可能就是这个阶段,苏丽华才开始物给自己解的雄动物,来填补自己那一天不吃都飢难熬的竖吧……物谁呢?

在苏丽华的眼前,立马出现了很多备选的图像……第04章 站着来吧教导主任?看他那浑干瘪的样子,连刁德一都不如,估计撒泡尿都打晃,指望他来满足自己,肯定不行!

体育老师谢雅龙?个也够高,劲也够大,也英俊潇洒,可就是沒脑子,跟这样的勾搭,说不定那天他喝点小酒,就都给的吧出去了他跟数学老师唐亚平的那点儿事儿,就是他酒后给传扬出去的,害的唐亚平老公急了眼,鬧了半年离婚,离了,那个谢雅龙却不要唐亚平!还在酒后说唐亚平是个贱货,每次都是死乞白赖地要求女下等等,弄得唐亚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整个从此就垮下去了这样的,再帅,再好,也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呀!

那,还有谁呢?

再就是副校长长奎了。还沒到中年,却已经谢顶,估计就是传说中的,因为*旺盛给烧的吧他老婆总是病病歪歪的,体瘦弱,好像刮个*级风就能给吹到树一样,估计夫妻间的那点事儿,早就名存实亡了。那幺这个时期的副校长长奎,就一定出在一个十分飢的时期吧……这个傢伙平时倒是总跟自己言来语去地调戏,甚至在舞会或什么晚宴的场所,还动手动脚,之前是碍于自己的还在本地,弄出点什么风流韵事的,怎么能逃过的视缐呀……现在呢,现在也不是不怕弄出什么风流韵事,只是自己太望来疯狂地进攻自己了,一天沒有那疯狂的操作,第二天就无精打采,就像犯了毒瘾一样,浑都不自在。而且,跟一个学校实权物勾搭,且鬧出点什么绯闻来,他一定会照着自己,就想靠了一棵大树一样,应该是有安全感了吧……正在这工夫,学校趁着暑假搞了一次教师旅游,正好就是副校长长奎来带队。苏丽华就有些无名的亢奋,觉得这一定是个机会,这回要是他趁着篝火晚会什么的,再对自己动手动脚,那自己就趁机下好圈套,将他牢牢地套住,看他还往哪里跑……越想越兴奋,苏丽华也就第一个报了名,真就跟着那个副校长长奎,到了辽东的本溪,去做那次目的很强的旅游……本来是三天的行程,却一直沒有苏丽华想像的机会。苏丽华就主动来找副校长长奎,说就这样结束了,还意犹未盡呢,今天到太子河边,搞个篝火晚会吧……苏丽华说话的时候,那眼神里,就闪烁着一看就能明白的目光,长奎马心领神会,立刻张罗着,跟当地的旅游局联繫,真就实现了那场特地安排的河畔篝火晚会……晚会,最华彩的时段是苏丽华扮演阿庆嫂,教导主任扮演刁德一,长奎当然就要扮演传奎了那出《智斗》真是让他们三个都找到了自己的角,都很投入,演的当然也就惟妙惟肖,博得了一阵阵的掌声笑声……等到《智斗》唱完了,长奎就找到了一个机会,暗地里,就对苏丽华动手动脚……要是在过去,她早就找个理由,十分圆滑地金蝉脱壳了可是今天不同了,今天是自己的那张竖营养不良,十分亏了,非要盡快给它弄点吃才不至于……所以,一看长奎对自己动手动脚,有那方面的意思,苏丽华就心里蹦蹦跳着,对长奎说:“要是想我,晚就到我房里来吧……”

一句话,早就让那个的长奎骨麻,差点儿沒幸福得脑出,当场就不管不顾地抱住苏丽华,喘吁吁地说,我等不及了,现在就想要呢……““这里多眼杂,让家看见了,好说不好听啊!”

尽管苏丽华的心里也火烧火燎,恨不能马就进入况,但毕竟这是在篝火晚会的现场,尽管避开了大家的视缐,躲在一簇灌木后边,可一旦有谁过来解手撒尿什么的,发现了,那可就……“我不管那幺多了,我一刻都不能等了,我想你都想疯了,你再不给我,我都不能活了……”

说着,就将那只大手,从后伸进了苏丽华的怀里,抓住那两个团团,就囫囵地揉搓起来……“我也不是不想给你,可是,这里也沒个躺着的地方呀……”大概苏丽华还想像平时跟做事的时候那样,四平八稳地在如何如何呢。

“管不了那幺多了,我们就站着来吧……”

说着,长奎已经将抚摸苏丽华脯的手撤了回来,撩起了她的裙子,扯下了她的**,然后自己也赶紧掏出**,就要弄事……第05章 活寡渴望可是有一个现实的问题,被长奎给忽略了……就是这个苏丽华的个子比较高,两只大也十分修长,这样的话,他才一米七零的个子,中间想要接洽,就有一定的距离……由于是站立着想要行事,所以,就差了那幺十几公分,搆不着,弄不进去……呵呵,犀牛望月,望不可及哦……

“求你了,快点给我吧……”长奎真是等不及了,猴急猴急地说道。

“我想给你呀,是你自己搆不着啊……”苏丽华也火烧火燎了……“求你了,你就来个马趴吧,让我从后边快点要了你吧……”长奎突然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要是在过去,听见这句话,苏丽华肯定感,本来就不想跟他如何,还要跪下来就和他,岂有此理!

可是呢,现在不同了,现在是她自己的竖里亏,希望盡快得到补偿,好痛痛快快地解解馋,所以呢,听了长奎的要求,竟然真的答应他了……所谓的马趴,就是长奎要求苏丽华双手着地,后边高高撅起,然后让长奎从她后,进入她的私密领地……可是当苏丽华真的来了那个马趴,也把私密的领地高高地撅给长奎了,那个傢伙竟然还是因为短,竟然还是蹿动好几下,只在蜻蜓点地触到了地方,却根本进不去,当然就沒有功。

这个时候,早就火难耐的苏丽华,就有些着急,索顺势双膝跪下,将高度降低了一半,就是想盡快地让后的长奎办好事,好让她盡快饱足自己亏欠了许久的活寡望……可是呢,高度降低了一半,还是沒有想像中的一根巨物,噗的一声突入她的私密地带,好像后的长奎,光在那里瞎忙乎,却总是弄不到到点子。

“这回应该行了吧……”苏丽华已经飢到了极点。

“行了,我已经……”长奎也是喘吁吁了

“是吗,我怎么沒感觉到呢?”

说着,苏丽华就一只手撑地,腾出一只手来,回手去摸摸,想证明一下,是不是真的进去了,为什么自己一点感觉也沒有呢……这一摸不要紧,正赶长奎的槌往外拉扯的时候,就被苏丽华给摸到了,哪里是什么巨物呀,分明就是一个蝉蛹而已,大概也就大手指